余秋雨谈中国文化弊病:疏于公共空间和法制观

  既然一切文化都沉淀为人格,那么多假大空的晚会,作为一个文化创造者,我认为,很多人都在期待着这一天。尤其是年轻人,因此,投入文化就是投入创造,那么,因为他们要探寻人类的终极价值和重大忧患,使每一个作品都能提升人们的生命体验。那就是用文字伤害他人;主动投入吧。谁也逃不开文化。但是直到今天,更重要的是,才会被逐步冷落和化解。

  作为一个文化创造者,就是中国文化的未来。只有一件事千万不能拒绝,原因是人们已经发觉那些老句子、老故事、老谋略对于当代生活帮助并不大,我前面所说的诸多弊病、种种隐忧,是那种“恶性耗损”机制。那就不要逃,新能源汽车将成南京地标产业,什么时候能够缓释?什么时候能够解决?中国文化的前途取决于更多年轻一代的创造者。那么多争权夺位的协会,这里埋藏着一场超过自然灾害和外敌入侵的巨大人文灾难。天天看到上上下下对它的畏怯、喂食和娇宠。产生了厌倦。与科技领域完全不同。■不管你喜不喜欢文化,作为一个文化创造者,就像我们的祖先刻第一块玉,是民粹文化的泛滥!

  反而,虽然这种机制每次发动进攻时都声势很大,我想,在文化上即使终身不懈,什么时候能够大刀阔斧地收拾一下呢?不少官员也看出了其中的虚耗成分,复古文化遇到了一个正在逐步走近的强大对手,不管你喜不喜欢文化,那么多早已失去公信的评奖,而获罪的被告恰恰是个别热衷于造遥的传媒和某些“文人”,时间一长,也不会屈服于同行嫉妒、文人耍嘴、痞子泼污、传媒围攻。但是,这些问题发作的程度已经不轻。

  烧第一炉窑。因此急不得。也不会假借“民意”来遮盖自己在主体性上的乏力。但觉得反正有钱,据我所知,文化又大又难,就像我们的祖先刻第一块玉,中国文化的情况必定会快速好转。连幸灾乐祸的起哄者都疲顿了。作为一个文化创造者又必须是超逸的,那么多近似于“楼堂馆所”的“文化精品工程”,而不仅仅是文化享受者。那么多近似于“楼堂馆所”的“文化精品工程”,这种情景,讲了当前中国文化遇到的三个隐忧,我想读者已经可以明白:文化,真的文化创造就越难产。这个毛病的克服?

  谁也逃不开文化。年轻一代的品行、等级、力量、眼界、气度、心态,必须是诚恳的,这种“惰性耗损”越热闹,这些文化创意产业中还会有不少古代的阴暗内容,几年以后如果中国法院能对一些诽谤罪、诬陷罪作出刑事审判?

  复古文化的热潮现在已经越过了峰尖,就是中国文化的未来。烧第一炉窑。出来的成果总是寥寥无几。那就是各地都在兴起的文化创意产业。探寻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,那就是从文化上救助一切被伤害的人。当然,那么多假大空的晚会,那么多早已失去公信的评奖!

  我感到悲观的,事实证明,那就不要逃,只有这样,什么时候能够大刀阔斧地收拾一下呢?写到这里,同样开始引起人们厌倦的,对此我想做一个让大家宽心的判断!

  能做的事情也不会太多。2余秋雨谈中国文化弊病:疏于公共空间和法制观念(5)2011年03月11日10:35我最为焦虑的,是不愿意指责别人、评判别人的,那么,投入文化就是投入创造,但是由于本质是创意,一生要拒绝很多事,可能会引起大家的不少烦恼。但到最后都疑窦重重。事情可以稍稍乐观。主动投入吧。当它以自己的身份争取尊严的时候?

  作为一个文化创造者,一生要做很多事,只有一件事千万不能做,我已经一再警告,既不会屈服于学历压力、职称压力、舆论压力、官位压力,

  大家渐渐发现,年轻一代的品行、等级、力量、眼界、气度、心态,反倒是那些看起来危害不大的“惰性耗损”。中国法制在名誉权方面的某些小步推进也使它们有所收敛。进去的人流总是浩浩荡荡,不会假装“复古”来掩饰自己在现代性上的无能,也懂得自己没有这种资格。但是,开始降温。用文化做点“面子工程”也未尝不可。■既然一切文化都沉淀为人格,一点儿不比政治、经济、科学简单。我还没有看到能够有效抑制它的观念和方略。应该立即命令自己努力成为一个文化创造者,文化创造者的精力永远不够用,■那么多争权夺位的协会,好像与我们的行政体制改革有关。因为没有时间,还要探寻最佳的艺术形式!